聯絡我們
》時尚特區 大倉堂珠寶 結合日本美學的珠寶藝術 2018-06-01
  • 大倉堂第二代的掌門人大倉 仁先生近影。
  • 以鑽石來呈現滿開櫻花的作品,此不但可做髮夾亦可做胸針之用。材料為K黃金、鈀金、鑽石、漆器。
  • 白色茶花為珊瑚,紅色茶花是漆器,綠葉則以沙弗萊石來呈現。並適當選用不同顏色的K金作白、黃、綠的分色處理。
  • 「萬葉」項鍊。將日本最古老的詩歌《萬葉集》擷取來配上石榴石、鑽石、18K黃金。
  • 「晚霞」托盤戒。近年來國外相當流行與彩繪指甲相互配戴的「托盤戒指」,材質為18K黃金、石榴石、尖晶石及鑽石。
 日本東京的大倉堂珠寶早先由大倉恒光先生親手所創,該社的Mailler D’or品牌珠寶賣得紅紅火火。當第二代的掌門人大倉 仁先生從巴黎學成歸國後,未料父親驟逝加上日本泡沫經濟,相當辛苦,但談到接棒歷程,大倉先生倒是先說起當年異地求學的經過。巴黎,對他而言卻是個磨礪之都,除了得克服語言障礙外,他對珠寶設計必須通懂的藝術涵養基本功,也僅懵懵懂懂。面對不懂、不了解的最好改善方法,無非就是加緊腳步急起直追。他多看藝術史書,勤跑美術展館,一年當兩年用,總算彌補了好些不足之處。
 
 設計方面,他說法國的珠寶學校極度重視理論加技術的基本功,作品不容抄襲,相當重視學生個人的獨創性。學習珠寶首飾設計的那3年時間,東方學生僅他一位而已,凡事不假他人,全憑意志奮戰到底。
 
腦力激盪 研發金工漆藝創作
 學有所成的大倉 仁先生面對巨變,隨即投入珠寶職場,不容他有多餘的喘息機會,深知等待不如創造,既然要做就要做別人沒有的。那麼放眼日本或世界上的珠寶首飾有何未曾出現的呢?他們因而開發了「日本漆藝與金工鑲嵌」的新款珠寶首飾。
 
 CHINA一詞又可解釋成瓷器;至於JAPAN則是帶有漆器的意涵。該社的珠寶,選用被日本經濟大臣指定為傳統工藝的越前漆(福井縣),以及被日本認定為無形文化財的輪島漆(石川縣)。大倉 仁先生在這些珠寶首飾製作過程,兼具著理性與感性的協調,漆器與金工之間的完美配合,並不全然非得按圖多少毫米施做方才合理,倒是形體的浪漫追求是要多個幾分。換言之,將如膠似漆與金石之堅,做到最微妙的平衡,方才有令人驚嘆的珠寶逸品不斷呈現。
 
 大倉堂的工房2009年更創設OKURADO的自社品牌,於銀座還開設了一間珠寶精品沙龍,每年約舉行3次的新品展示會。珠寶首飾的設計製作銷售,金工是減法,鑲嵌是加法,有話題、有生命賦予新風格,即能轉化為乘法的首飾,大倉堂珠寶已達如此之高度自然不容置疑的。 
 
 文章末了,筆者想跟大家分享一句台灣經常聽到的「趴里、趴里」,其實是「巴黎PARIS」一字諧音的轉用,意即流行、時髦,懂得如何以「視、聽、嗅、觸、味」這五感來過生活,做個「趴里、趴里」的珠寶人亦是吾等所嚮往效法的啊!
 
撰文/蔡蟳‧圖片提供/大倉堂珠寶
(原文刊登於《珠寶世界》No.83)
珠寶世界活動特區MORE
Facebook